首页 > 房产资讯 >新闻内容

给你一个机会“租人办事”,你会让他帮你干点什么呢?

2021年03月11日 10:17

在生活中,我们总会听到这样的言语:

“可以替我上班吗?我想玩游戏”

“如果可以租个人陪我过生日就好了”

“想租个对象应付催婚大军”


……

在《爱情公寓》电视剧中,大律师张伟就曾租过一个女生一晚上的时间,熬夜排队买票~

那么如果真的给你一个机会“租人”,你会让他/她帮你做这些事呢?

最近租客网的程序员们很忙碌,因为据称租客网已经不满足于租房、租物!还要进一步扩大“租客世界”,将涉猎“租人”功能!

以前租客网的口号是“除了老婆,什么都能租”,如今的口号怕是要改成“连老婆都能租”了吧。

话不多说,回归正题,如果租客网的“租人”功能上线,给你一个机会“租人办事”,你会让他帮你干点什么呢?


租对象

面对催婚或前男/女朋友的婚礼,因为身边没有拿的出手的对象,而不敢参加聚会、婚礼?实在抗不过叫上损友帮忙?

与其找认识的朋友,最后被戳穿,不如租个对象,按小时收费,为了好评可以满足你对新“男/女朋友”的一切需求,帮你撑场子,做一场走钱不走心的交易,绝对是比损友更靠谱的存在!

租代骂

关于租人项目,其实早已不是新鲜事,在日本便有一个“Family Romance”公司,许多人用它来租家人、租关爱,不过也有奇葩的租代骂功能。

如果代骂功能上线中国,估计将有一堆渣男渣女宣告阵亡了。

和人现实中有冲突可以招代骂,用一张嘴说的敌人哑口无言;和朋友吵架,可以各自请代骂,然后和朋友坐在一起看代骂吵架,不仅能平复心情,还有利于和好。

租友情

有时因为工作原因独自一人来到陌生的城市工作,远离朋友,也没有来得及结识到新朋友,一个人出门又提不起兴趣,那不如就租个朋友吧。

陪你逛街、吃饭、拍照、打篮球、网吧打游戏……

在租人功能上,只要付费,就可以租人做任何事,当然,除了违法犯罪,租客网可是正规平台,严禁违法乱纪!

都说钱买不到快乐,那一定是钱不够多!不妨和我一起期待一下租客网的新功能吧。


相关推荐

又一家造假的中概股?达内科技被曝高管亲自刷单

前有瑞幸咖啡自曝22亿元财务造假被逼近退市,后有三个月内被做空机构六次狙击的跟谁学,“造假”似乎成了笼罩在中概股上空难以消散的一片乌云。最近,BT财经接到爆料称,中概股达内科技(NASDAQ:TEDU)存在刷单造假行为。达内科技是中国第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职业教育公司,上市五年,从IPO发行价9美元跌至如今的2.57美元,市值为1.4亿美元,去年一度濒临退市边缘。刷单被曝5月26日,胡先生向BT财经爆料称,经朋友介绍,认识了达内会计中心&达内中关村校区负责人辛某。“为了帮朋友一个忙”,胡先生按照辛某的指示,完成了在某信贷APP上贷款了25800元、并在一个月内取消贷款的操作。对此,胡先生向我们提供了微信聊天截图。由对话截图可知,MissXin手把手地教胡先生如何贷款、退款,并亲自操作了注册账号、录入系统、开通课程。而据胡先生介绍,他并没有上过一节课,账号激活后也没有班主任来对接沟通。公司只在他决定退学费的时候来过电话咨询原因。由此,基本上能定性为刷单行为。至于MissXin的身份,根据胡先生提供的微信账号搜索发现,显示“并无此用户”。BT财经也于5月27日下午致电达内科技公开的IR电话,希望求证此事,但无人接听。虽然MissXin在聊天记录中表达过这种行为不能让集团知晓,但胡先生认为,对方要想满足业绩的话,一定会从最亲密的人开始,再找其他朋友刷单,由此推断该行为并不是偶然独立事件。达内作为“IT培训第一股”,是以IT培训起家。2013年(上市前一年),中国IT培训市场规模约为77亿人民币,而达内市场份额为8.3%,排名第一。但随着IT培训市场的逐渐饱和,达内科技产品线逐渐拓展,会计逐渐成为重点业务。在今年一季报电话会议上,CFO季苏海就曾表示:“一季度开的八个中心有七个是会计”。有意思的是,按胡先生的说法,辛某正是达内会计中心负责人,为胡先生开的“假课”也是会计类课程。那么,会计业务部门是否会因为要承担新的营收增长点而压力巨大,才出现高管都要亲自下场拉人头的情况呢?亦或,刷单造假在达内科技公司内部已经是普遍现象?毕竟,达内科技的前科满满——上市五年,每年都造假。自曝造假都2020年了,达内科技才姗姗来迟地发布了2018年年报。为什么呢?可能是造的假太多,需要时间鼓起勇气直面惨淡现状。就在MissXin找胡先生刷单的前两天,4月24日,达内科技在美国证监会官网上披露了审计后财报,自曝上市五年来累计虚增了约6.3亿元营收。据财报显示,达内科技2014-2018年的实际营收分别为7.12亿元、11亿元、15.2亿元、17.53亿元、20.85亿元,而此前公布的结果分别为8.37亿元、11.78亿元、15.8亿元、19.7亿元、22.39亿元。该财务造假是公司董事会独立审核委员会于2019年4月发现的。美国股市有一个独立审计制度,要求上市公司必须设立一个独立审计委员会,大部分由独立董事组成。达内科技的独审会审查了大约26万封员工电子邮件和通讯记录,进行了58次访谈。审查结果在当年11月公布,认为达内科技自2014年上市以来,所有财报均不准确,通过不准确的学生账户以及贷款数据,来故意夸大收入。对此,达内科技曾向《证券日报》表示,一方面是因为公司内控体系存在缺陷,另一方面是在执行层面存在人为操作不当等情况。公司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的补救措施,包括开除副总裁在内的多名涉事人员、就调查结果所涉问题向公司员工提供培训等。但就胡先生反映的情况来看,培训似乎并不到位,刷单造假的情况依然存在。值得一提的是,达内科技的高层也出现震荡。今年3月,CFO杨余多离职,原独立董事孙永吉成为CEO,创始人韩少云辞去CEO职务,继续在董事会任职。差点退市这个曾顶着“IT培训第一股”光环的中概股,曾一度濒临退市边缘。由于启动了董事会独审会的内部调查,达内科技连续两个季度未能按时公布财务报表。按照纳斯达克的上市规则,不按期发布季报,则不符合上市标准。为此,达内科技申请了延期。但豁免到期,达内科技仍未能按时公布。当时,独审会报告一出来,达内股价跳水,本来就长期处在1美元以下,当日下跌5.52%,一度触及0.72美元的年内低点。11月1日,纳斯达克交易所正式通告达内科技董事会,由于两个季度未公布财报,达内科技已不符合继续上市的标准。而不愿自动退市的达内科技向纳斯达克申请举办听证会,以求重新合规。今年5月5日,达内科技终于收到纳斯达克的通知,重新上市,才挽回一线生机。回首当年上市风光,集富亚洲、IDG、高盛资本等大牌资本纷纷加持,就连俞敏洪的新东方也斥资1350万美元表达支持。2015年,达内科技创始人韩少云还向他人传授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成功经验。他说:“要做一个成功的IPO,是要有收入门槛的。现在投资者越来越关注体量大、收入好、增长好的上市公司。即使上市了,你也要不断增加业务规模。中国企业要把自己公司做强、做大,才能谈别的。”韩少云表示,中国A股市场对业绩不敏感,但美股市场对于的业绩增长是非常敏感,差50、100万美元都不行。“业绩做好才是公司价值的体现,也是你上市的一个必备的条件。”“只要运营质地是好的,公司股价也一样会好的。”“公司的股价还是主要取决于公司的业务本身。”“上市工作不复杂,复杂的是如何把业绩做好,业绩做好了,上市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因为好公司是稀缺的。”句句掷地有声。然而现实是,在韩总说这些话的时候,达内科技就在造假,甚至从一上市就开始以虚假业绩欺骗投资者。如今,达内科技的股价已从最高点缩水九成,业绩造假了五年,恐怕离韩总口中的好公司差得有点远。注:文中胡先生为化名

2020年05月29日 11:09

深圳一宗大型“套路租”案52人获刑,首犯判17年、罚80万元

近日,深圳龙岗区人民法院判决一宗大型“套路租”案件,对被告人王某群、赵某为首的犯罪团伙共52人涉恶案件作出一审判决,认定52名被告人的行为已同时或分别构成强迫交易罪、敲诈勒索罪、寻衅滋事罪,分别判处其有期徒刑17年到1年7个月不等,分别并处罚金80万元到1万元不等。并处罚金、责令退赔共计430万元。有组织犯罪团伙套路租客牟利龙岗法院介绍,该案判决书共308页,长达22.3万余字,为龙岗法院史上最长,详细陈述了52名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和证据。龙岗法院经审理查明,自2015年以来,被告人王某群出资承租房源,装修成公寓后,纠集同乡、亲属等人加入其组织,由业务员网上诱骗租客先交纳定金,到签订租赁合同时,租客发现合同内不合理的条款和费用,不愿意签订合同,管理员以不签合同就不退还定金、威胁等手段,迫使租客签订合同并入住。租客入住后,部分业务员强行向租客索要中介费;租客退房时,管理员利用合同中的不合理条款并设置不合理的要求,使租客不能正常退房,或采用威胁等手段,致使租客无法拿回或无法全额拿回押金,进而将押金非法占为己有。52人获刑,首犯被判17年、并处罚金80万元龙岗区法院经审理认为,被告人王某群、赵某等52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无视国法,采用威胁手段强迫他人租赁房屋,有组织地实施强迫交易、寻衅滋事、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,获取巨额非法利益,其行为不仅直接侵害了租客利益,还使租客对二手房屋租赁市场产生了信任危机,影响了守法房东的正常经营,扰乱经济、社会生活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,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。龙岗法院以强迫交易罪、敲诈勒索罪、寻衅滋事罪,数罪并罚,分别判处52名被告人有期徒刑17年到1年7个月不等,分别并处罚金80万元到1万元不等,并处罚金总计177万元。其中,以被告人王某群犯强迫交易罪、寻衅滋事罪、敲诈勒索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7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。另据了解,本案中冻结的存款、扣押的车辆、查封的房产,依法处理后,按比例退赔给各被害人,退赔金额总计253万元。

2020年05月25日 17:12

商家举步维艰,餐饮店越加难做

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.9亿元,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。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,十年一大坎,而今年的餐饮行业,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。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,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,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,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,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。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,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,转租的转租、倒闭的倒闭。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,早已一去不复返了。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?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,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,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,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。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,你说,餐饮能好做吗?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,同一家店铺,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。餐饮店开的越多,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,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。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,不惜大幅度的降价,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,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,黯然退场。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,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,就必定要进行“曝光”。餐饮商家最常见的“曝光”方式就是在某团、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。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,想要获取更多的“流量”,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,无休止的被压榨。你说你不投钱,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。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,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,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,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,可同时,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%-25%的抽成。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,利润越做越低,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: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,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。许明开一家餐饮店,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,按照20%的抽成比例,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,一年就是12万,抛去人工、租金、水电等成本,利润所剩无几,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,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,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,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。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,有着强大的流量,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,通过这种方式,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。羊毛出在羊身上,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,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。一份普通的水饺,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,到了外卖上,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,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。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,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,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,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。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,继续被压榨,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。

2020年05月11日 11:27